5/27/2007

Moving Sale

近來開始在美國最後一段時間的收尾工作。原本想像長達四年的努力即將告成之時,應該會讓人十分興奮。之前論文內容大致底定,並且獲准口試的時候,確實讓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,十分高興。不過這個星期開始出售家裡的物品,卻讓我有點惆悵。

這次moving sale,其實不是搬家,而是要把家裡的東西,除了個人物品之外全部賣掉,也就是要結束掉美國的家。在此之前,還不覺得家裡的這些東西有什麼特別。但是當我一件件加以清點、決定賣價的時候,變賣家產的感覺油然而生。目前家裡的安排,是在三年之間逐漸增添、調整而來。雖然沒有什麼太特別的東西,不過大多順手好用。而且整個組合起來,感覺還蠻舒服的。一一把它們給賣掉,宛如親手拆散自己建立舒適的家。

回想起來,一個人寫論文的日子,孤獨且煩人。不過當寫完之後,忙著為離開作準備之時,卻再度感覺到這個地方的好。寧靜、開闊、空氣好。覺得悶的時候,只要下樓到草地上走幾圈,就會得到舒緩。這樣子的一個好地方,我卻在不久之後,就要離開。這輩子是否有機會可以再回來,誰也不知道。這叫人怎能不悵然呢?回到迥異的台灣之後,在Bloomington這三年,我想必定會成為我生命當中最特別的一段時光。

《相關貼文》

大學城有多大?


12 則留言:

Bruce 提到...

立達現在就開始悵然了...這種情緒會日漸加溫,然後持續好長一段時間。

但等到返國就業,就會被工作齒輪壓得忘記或無暇咀嚼這種「失落」。

偶然找到空檔回顧照片,對比起這兒幽靜的生活與台灣學術勞動市場,另一種感觸又會冒出。

敦宇 提到...

學長:
恭喜!奮鬥三年終於要畢業了,對於還在水深火熱的我來說,格外羨慕要畢業的人,但是也許到時候我也會陷入相同的惆悵心情。對照於美國的居住跟學術環境,台灣的學術環境領域只能用恐怖兩字來形容。可以理解剛回國的人一定有滿腦子的想法想要去實現,有時督促自己放慢腳步也許是個不錯的想法。我以前服務的學校,光我出國的這兩年多,就有兩個副教授因為太疲累,死於研究室。讓我總有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的感覺。
敬祝一切順利。若有需要幫忙可以跟我聯繫。

王立達 提到...

敦宇:

我去年暑假還深陷在資料堆裡的時候,目睹一位哈薩克SJD完成口試之後,原本堆滿書籍的圖書館座位,轉瞬之間清得一乾二淨,也是羨慕得緊啊!

現在回想起來,這是一段必經的過程。沒有煎熬與淬鍊,就不會有精純的成果與收獲。越覺得不知道何時才會有所突破,終有所成的日子也就越來越近。行到途中,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總是最難熬的一段。但行百里,半九十。過了這關鍵的一段,再接下去局勢就會逐步開朗。從這角度看,也要恭禧你論文研究已經走入後半階段。

鞠躬盡瘁在研究室,會不會太誇張啊!?法學界應該還沒到這種地步吧!不過學者總要不時充實自己,沒分上下班,倒是真的。台灣的問題之一,是好衝量,愛規模。有的議題明明開座談會(panel discussion)即可,卻都舉辦研討會。研討會發表本非正式公開發表,未必要提出完整的全文。但台灣的研討會論文動輒上萬字,和正式發表無甚差異。在這種情況下,學者如果自律甚嚴,要求每篇發表都要有足夠的學術價值,則除非是天縱英才,否則只有精疲力竭的份。

謝謝你的祝福,如果論文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,或者是需要人討論,也都請不要客氣。

yesin 提到...

恭喜學長!

YSL 提到...

立達兄::
真是恭喜啊!!

凌台大 提到...

恭喜恭喜,不知畢業時是否像我一樣有種超現實之感?一切如在夢中又那麼熟悉真實?

這個暑假是十分珍貴的時間,接下來的大學長工生活當會是緊張而忙碌的日子,能有三個月讓自己從論文和畢業的壓力裡,慢慢轉換新的身份,是很幸福的啊!

抵達台灣記得通知一下,來看你的研究室和宿舍唷!

Johnny 提到...

立達:

非常恭喜!

完成博士學位加上謀得理想教職,可謂雙喜臨門!現在一取得博士學位即可赴國立大學任教的例子並不多見!可見你的表現是備受肯定的!恭喜了~!台灣見!

王立達 提到...

Johnny:

好說好說。你graduate from the SJD program with distinction,才是不容易哩!

匿名 提到...

立達學長:

恭喜你畢業啦~
我跟你說唷
我上了耶!
WU JD唷!
昨天剛拿到Admission
其實對每個WU LLM的人來說,都上了啦~
不會很難
只是,因為我經過去年那種痛苦的煎熬
對我而言,比較興奮
哈哈~

對啦~
別惆悵啦!
拿到博士,回台灣教書
挺讚的呀!
以後就是教授了~酷斃啦~~~
不過要離開Bloomington
是真的很無奈吧
那麼美麗的地方
不過,那裡是讀書的好地方
工作可就沒那麼好啦~

祝你回台灣一切順利唷~

Anny

王立達 提到...

Anny:

恭禧妳,也謝謝妳的祝福!
如果回台灣,記得來找我。

Silvia 提到...

立達學長,
恭喜你完成一切,看了你的moving sale,讓我又想到我在美國那二年的日子,從中西部到灣區,再從灣區回到Bloomington,法律人的書又特別的多,過程的辛苦,真不是沒有在外面生活過的人可以了解的.在San Jose時,為了要把futon fram賣出去,只好幫我的菲律賓女買主搬回家,硬生生把木製的futon fram從休旅車頂搬下來.淤青,破皮在我身上是司空見慣,現在看到手上的傷疤,尚能勾起我那段難以忘懷的回憶.回到紛擾的台灣,至今仍不能忘懷Bloomington的清幽,尤其對我們這些己經工作過一段時間的人說.
現在的我,每天與那些"lay people"奮鬥著,看著無盡的合約,心裏不禁想著,好歹,我人生中曾經渡了一個長假,和你們大家一起,在美麗的Bloomington.
快回家了,不知道要和你恭喜還是什麼的,回來十個月,我至今還有很多地方沒能適應,Anyway,很快要叫你老師了!和秋妙來新竹時,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吧,我很想念她呢!

王立達 提到...

Silvia:

看來妳的感觸比我多得多!回台以來的感覺是,其實在台灣,只要不太忙,一樣可以很自在。